在那些厂里老人的脑海里就越清晰
发布时间:2019-10-24 23:51

  大多数的年轻人只记得它是才修建不久的住房605公馆,而未曾知道,605是一个独属于他年代的名字。

  可能大家都不知道605厂曾被称为东南亚的独生子,据说当时日本几十年都不能造出高纯绝缘木浆,但是605厂造出来了,东南亚只有605厂能造出来,所以称605厂是东南亚的独生子。

  据说设计时认定大渡河上游的雪杉够605厂用100年。但随着技术的进步,绵阳建了个东方绝缘材料厂,以塑料绝缘代替纸绝缘,国家也为了保护环境,禁止砍伐森林,605厂以后就转产了。

  这里也是雪杉社区,曾经是605厂的标志,现在已经变得破旧,外面的人们很多都不知道这个地标,殊不知它曾有过辉煌的历史。

  乐山的605厂,就诞生在这样的背景下。它的全称是国营乐山造纸厂(又名605厂),1971年6月建成竣工,是国家重点三线建设企业。

  从人声鼎沸到人去楼空,从红砖绿瓦到青苔满驻。时间真是让人敬畏的东西,依稀间已将过去的总总抛弃的干干净净,我们年轻一代都在向未来看齐,而对于在这里老去的人来说,605工厂曾是属于他们的未来。

  若你有幸遇见曾在605厂上班的人,有机会听他们说起红极一时的605工厂,也许他能和你畅谈一天都觉得意犹未尽。而如今,繁华淡去之后的落寞,竟显得有些冷清。

  在这里读子弟校的都记得一位体育老师——吴松老师。1992年,乐山市举行“乐宫杯“篮球赛,605厂男女篮球队双双夺冠!当时厂里的大巴车全体出动带职工到市里为参赛的运动员加油!

  原来的工人子弟学校转变成乐山八中(现更名嘉州学校),那时候好多人的幼儿园到高中都在这个生活区里度过。

  看着这一排水龙头,一切都是那么的有年代感。我想以前的这里一定非常热闹,大家有说有笑的排着队,等到洗漱后迎接完美的一天或是宁静的一夜。

  看坝坝电影,和小伙伴一起去澡堂,灯光球场踢球,那里的宿舍楼,每个角落承载着几代人的回忆。对这里的人而言,它不是一个厂,更像是一个大家庭。

  那时候,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很亲近,走在路上,大家都是认识的人,要是有什么事,直接在楼下一喊,楼上就有人回应。

  青苔杂草爬满墙面屋顶。老旧的街道小区警示牌摇摇坠坠的斜立在里面,当初的小树苗如今也成了参天大树,破烂的窗户,红木门上也早已贴上了无数的小广告。

  看着现在破旧的楼房,仿佛穿越一般,小编幻想曾住在这里的人,如今都搬去哪儿了。在那个年代,能住上这样的房子着实让人好生羡慕。

  是否还记得邻里之间如同亲人,在楼下吼一声就能出来一同玩耍的伙伴如今还好吗~

  在搬的几乎半空的605厂,一家开了二十余年的老店还开着。虽不如往日的热闹,但在他家买惯了的老熟客依旧爱往他这儿买。

  菜市场楼上的网吧已不复存在,不知道当初天天想着逃课来网吧的人们,现在是否还会记得曾经在这里有过一段青涩的回忆。

  曾经热闹非凡的菜市场也退去了它的喧嚣,过了中午,菜市就收拾的精光,像被扫荡了一样。

  门依旧是以前的那道门,不同于过往的是门面上的油漆早已斑驳,写了个大字拆!听说这里要拆了,我想拆不掉可能只剩下记忆了吧。

  时光总是会不管不顾的任人老去,那些记忆在我们脑海里越模糊,在那些厂里老人的脑海里就越清晰 。

  对于在605厂长大的人来说,过去的几十年时间里,605承载着他们的记忆与情怀。